这个电停的时间不长不短,足够尹路泽和思韵完成这样一个很缠绵的吻。/WWW、qΒ5。Com\

从开始的静寂到周围嗡嗡声遍起再到一片纷杂,两个人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吻在一起,投入的——尹路泽完全的投入着沉浸其中的吻在一起。

直到挤出了肺部所有的空气,气喘嘘嘘的分开,在嘈杂的人群中有些异样的粗重呼吸声显得有些梦幻又怪异。

校长的声音在上面响起说线路出了一点问题将会马上恢复。

思韵的声音在尹路泽的耳边几分暗哑几分魅惑,“松一下手。”

显然挤完肺中空气的是尹路泽,所以缺氧后智商也有所降低,他有些疑惑的松开了紧紧圈在思韵身上的手。

只听见思韵的轻轻的一声说不出意味的笑。

灯亮了,音乐重新响起了,思韵不见了。

周围的男女还是一对一对,尹路泽只有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

血呼啦一下子涌了上来,补充完氧气,尹路泽的智商全回来了,有点牙痒,这个妖精!这个妖精!

思韵端起一杯酒,尹柏城又神奇的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

“这是十二点消失的灰姑娘啊。”尹柏城乐呵呵的说。

思韵点点头,这个比喻有趣。

灰姑娘如果不是那么一落跑指不定王子也没这么深的念想心心念念追回来把事儿办得轰轰烈烈。

但是还是有一点问题的,“灰姑娘?”思韵浅浅的笑一下。“不,不,你是十二点消失的女王。”对于这种恭维尹柏城很乐意讲。

思韵表示满意。

不见了,也不知道妖精是从哪儿跑的。

尹路泽怎么能不牙痒。

顺便说一下,小路泽可是还翘着那。人群挺挤,到不大看得出来,可要挤出去岂不是也要让小路泽一个个蹭过去。

嗷,尹路泽内心嚎叫,然后伸进裤子口袋按住小路泽从人群中穿了出去。

这会儿要是再看见思韵那尹路泽就是更加的没有理智了,这会儿的气恼,伴着那刚才撩拨起的强大**和那一吻间所有感受到的曼妙风情。

尹路泽内心说不清楚的情感在喷发。

他要找思韵,他要找思韵。

思韵也知道尹路泽要找她,干脆挽着尹柏城的手臂出去散步了。

尹柏城把衣服披在思韵的肩上,十二月,天真的冷了。

思韵打了个喷嚏,小兔子一样的往尹柏城怀里钻了钻,尹柏城抱着白兔子,虽然天很冷兔子穿的少有点心疼,可还是想这么抱着她走走。

兔子突然很欣喜的伸开手,“看,尹柏城,下雪了。”

倒真是应景儿,平安夜的雪。

“去我那儿喝杯咖啡吧。”尹路泽抱紧思韵。

思韵很乖的点点头。

暖烘烘的咖啡抱在手里然后在看下雪,多美妙啊。

思韵其实还是个孩子。

但是看见靠在门上的黑影时,思韵挑一下眉,果然是追来了呢。

可惜了,打扰了自己的咖啡雪景。

尹路泽的嘴角在黑暗中抽了抽,你不和我在一起,却总是来找小叔。

黑暗中的尹路泽散发了下怨念然后又收了起来,其实尹路泽今天一直在走淡定范儿,但是总是不到位。

“一起喝杯咖啡来。”尹柏城看起来更加淡定。

思韵靠窗边看下雪。

身后尹路泽和尹柏城指手画脚。

尹路泽说小叔我拜托你腾会儿地方行么。

尹柏城面无表情。

尹路泽说小叔我不会在你的地方乱来。

尹柏城面无表情。

尹路泽说小叔你最疼爱的大侄子拜托你了行么。

尹柏城抬眼看看他,你说的我一点也不相信但看在你是我大侄子的份儿上我就牺牲这么一回,但说实话我真不看好你。

尹路泽先是表示了感谢然后对于尹柏城恶毒的话加以恶毒的眼神。

尹柏城就当没看见,清清喉咙说:“思韵你和路泽先聊着,我出去一下。”

太假了,尹柏城这么想着推门出去。

思韵微微的眯了眼,尹路泽,呵呵。

尹路泽环住思韵,“你就这么跑了。”声音有点瓮。

“还翘着没。”思韵有些恶毒的说。

是下去了,冷风一吹就消停了,可这会儿一抱着思韵火又开始冒了。

“你多有本事啊宋思韵,一看见你它就闹。”贴紧了思韵,思韵感觉到又是个凸起。

尹路泽吻上思韵**的肩膀。

“那你要怎么样?”思韵的声音轻轻柔柔尾音带钩。

尹路泽把思韵抵在墙上吻她。

思韵就这么睁着眼看着他,直到尹路泽觉得有些尴尬停了下来。

“怎么,追过来想上我?”思韵笑笑看着尹路泽的唇离开,轻弯了眼说着勾人的话,然后手从尹路泽胸口滑了下去,握住那凸起的地方。

火在冒,使劲冒。

当然是想上你,你还这么邀请我。

尹路泽的手摸索到了思韵礼服上的拉链,用力的一拉,衣衫半落,思韵的胸从礼服中蹦了出来,莹白雪润,带着娇艳的红嫩,尹路泽用手告诉了思韵他想说的。

思韵的手重新攀上尹路泽的胸口,然后狠狠的把他推开。

“怎么,觉得我人尽可夫么?”思韵笑靥如花。

还是那么轻轻柔柔的尾音带钩的调调,话音儿寒的让尹路泽一愣。

思韵走上前去重新攀附住尹路泽,**的胸仍是不加掩饰。

“不是……”尹路泽抓着思韵的手,思韵的突然转变让他有些惶恐。

“干嘛啊……不就是这么想的么……啊,我推疼你了么……”思韵轻轻揉着刚才推开他的地方。“你说啊,你不是一直这么觉着的么……我不是你想上就上的么……我也没怪你……来吧……”

“没有思韵,我没有这么觉得过……”情况忽然就完全不在尹路泽的掌控之内了,这是怎么了。

思韵低低的笑了。

“别啊,别这么说啊……”手下燎拨。“我自己都不立牌坊,你也不用帮我……”

手解开尹路泽的裤子,两个人衣衫凌乱,半是裸程相见。

“你说,把我变成这样的人,我是不是应该特别服务一下?”思韵蹲下来,手握住那滚烫的一根,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光芒。

最新全本:、、、、、、、、、、